新闻资讯

客户案例

足球过人视频国内违宪审查现况与思考

来源:未知添加时间:2022/06/03 点击:

一、德国宪法法院与我国的违宪审查模式

尽管奥地利宪法法院是欧洲最早的宪法法院,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新建的德国宪法法院却是目前欧洲最为生机盎然的宪法法院,其运作多年以来,在审查活动、保持态度和法官人品等各方面一直被奉为欧洲各国宪法法院之典范。德国宪法法院的运作呈以下特征:首先,在组织结构上,宪法法院模式是由宪法法院这一专门的宪法审查机关对有合宪性争议的法律承担宪法判断之职责。其次,在审查程序上,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兼采抽象审查与具体审查制度。在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宪法审查程序的启动可经由三条途径:一是抽象的规范审查。依《德国基本法》第 93 条第一项第 2 款的规定,联邦宪法法院,纵使未经提起具体的诉讼纠纷案件,也得因联邦政府、各州政府及联邦议会总额三分之一以上的议员联名提起文面审查,就联邦法律是否违宪,以及各州州法是否违反联邦宪法及联邦法律,在程序与实体各方面实施抽象的规范审查。二是具体规范审查。也即移送审查程序,根据《德国基本法》第 100条第一项的规定,如果普通法院的法官在审理某一具体案件时认为所适用的法律是或可能是违宪的,他必须中止该诉讼并将该法是否违宪问题移送至联邦宪法法院判断。三是宪法诉愿。根据《德国基本法》第 93 条第一项第 4 款的规定,任何人因宣称其基本人权或宪法规定的其他权利被公权力侵害,在穷尽其他一切法律规定之救济手段仍不果时,可以向联邦宪法法院提起宪法诉讼。再次,在审查对象上,德国联邦宪法法院涵盖甚为宽泛,只要对联邦立法合宪性发生疑问,不问其为业已生效之法律规范还是已公布但尚未生效之抽象规范,都有加以宪法审查的权限。最后,在判决效力上德国联邦宪法法院不管是实施抽象的规范审查、具体规范审查,还是审理宪法诉愿,其所作的宪法判断,都会宣示于判决主文之上,法律被判示为违宪时,则具有对世效力,换言之,法律被判示为违宪之效力,不但及于当事人,而且及于一般人,即采“一般效力说”。可见,德国宪法法院模式在组织结构、审查程序、审查对象、判决效力方面糅合了美国的普通法院下的具体审查模式和法国的宪法委员会下的抽象审查模式。

现阶段,我国并没有具有实效性的宪法审查制度,但在法制统合的意义上,现有的法律冲突解决机制可被视为一种功能等价物。《立法法》的出台,初步确立了一套解决各种法律规范冲突的机制:第一是立法批准机制,指的是特定的立法机关在立法时,须报上级立法监督机关批准后生效;第二是立法审查机制,即对作为立法活动之结果的各种规范性法律文件的审查监督机制;第三是规范选择适用机制,即为法律冲突的情形提供如何选择适用法律规范(即法律体系内部的一种“冲突”规范)的基本规则以及解决因选择适用所发生的争议的基本制度(如裁决)的机制。缺少对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进行违宪审查的规定、违宪审查主体模糊不清、宪法监督欠缺相应的启动机制和程序、宪法监督制度缺少制裁性是现行机制的主要缺陷。有鉴于此,建立一套具有实效性的宪法审查模式,是我国巩固宪政、夯实法治的必由之路。在我国构建违宪审查模式,既要吸收他国违宪审查制度的先进性,还要适合我国的具体国情。现阶段,我国学者们提出的违宪审查模式有四大类:第一,由普通法院直接司职违宪审查。第二,在现有人大体制下设立专门宪法监督机构。第三,设立宪法法院。第四,建立复合模式。分析可知,大多数学者对于由普通法院行使违宪审查之职不抱乐观态度。其他三类中,在人大下设专门的宪法监督机构和复合模式受到了大多数学者的青睐。最近以来,多数学者认为只有“复合模式”才是我国违宪审查制度的可为之路。面对这种“复合模式”潮,笔者认为,宪法法院模式才是更加适合我国的违宪审查模式。原因有二:第一,宪法法院就是很好的“复合模式”,因为它兼具具体和抽象两种审查模式,避免了分而治之可能造成的宪法适用不统一的弊端,同时我国的宪法法院不可能超越现有人大制度,成为绝对超然的司法机构,其必然与全国人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其天然地具有“复合”的性质;第二,宪法法院模式并不会与我国现有体制相冲突。试想如果在我国设立宪法法院,那么其地位会怎么样?可以想见,其保持绝对超然的地位几乎是不可能的。根据现有体制,其一定会是全国人大的产生机关,对人大负责,向人大报告工作。那么,其地位会像我国的法院系统一样,与全国人大保持一种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这从理论上完全是在我国现有体制之内的,不会发生冲突。

二、我国建立宪法法院的可行性分析

在中国,由于法学理论与法制实践仍有某种程度脱节的法律环境下,处于整个法律体系最高端的宪法法院是否只是“水中月,镜中花”呢?尤其是在宪法学界大刮“违宪审查复合制”之风时,这种提法是否属于一种另辟蹊径的哗众取宠呢?笔者认为并非如此。在中国建立以德国宪法法院为蓝本的违宪审查体制,是具有一定的可行性的。

1、法系联系。我国的法律体系,尤其是行政法,基本上是移植了大陆法系的法律体系,可谓与其同宗。那么,在借鉴宪法法院的过程中,水土不服的症状可得到一定的缓解,我国借鉴德国的比例原则和信赖保护原则等公法基本原则便是缓解这一症状的“药方”。

2、宪法法院具有的独立性、司法性和权威性。在我国设立具有权威性的宪法法院,具有“宣誓宪政,势行法治”的功用。宪法法院作为专门的司法机关,所体现出来的独立性、司法性和权威性是其他宪法监督机构所不能比拟的,在大力推行法治建设的今天,其昭示和宣告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3、与时俱进的需要。中国的法治基础和法治进程决定中国的法治的建立必然要“取他山之石,依本土资源,攻实用之玉”。自 20 世纪 90 年代起,世界上已有四十多个国家仿效德国的宪法法院建立违宪审查制度,其中就包括中国的邻国韩国和蒙古。中蒙韩三国同属亚洲国家,又是邻国,加之历史上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具有某种文化的相通性。所以,中国应该根据自身文化特点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宪法法院系统。

三、我国宪法法院建构特点和模式

我国宪法法院的建构应该分三步走:第一步,设立宪法法院受理宪法诉愿。之所以将宪法诉愿首先作为宪法法院的第一职能,因为德国宪法法院的一组数据。德国宪法法院从成立之日起至 2009 年 12 月 31 日止,所受理的诉讼案件情况如下表所示: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宪法诉愿案占总收案件的绝大部分,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宪政国家的民主政治生活和国家秩序建设中宪法诉愿的重要地位。所以,应该将宪法诉愿作为我国宪法法院的突破口。第二步,将现有五大机关申请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违宪审查职能移交给宪法法院,实现平稳过渡。第三步,在恰当的时候,将“法律”纳入宪法法院的违宪审查范围。最终,建立全国人大监督下的,在最高法院之上的,兼具具体审查和抽象审查职能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宪法法院。